返回

危情总裁:娇妻休想逃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章 你早就不是姜家人
    姜启生错愕的抬起头,没想到抓住自己手腕的人竟然是霍屿森。

    “伯父,今天是你的生日宴,别因为不相干的人扰了兴致。”

    霍屿森紧紧抓住姜启生的手腕,有些不悦的开口。

    一听到霍屿森这样说,姜启生立刻松开了手,朝着他讨好般的笑了笑:“屿森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头看向姜错,沉着一张脸出声警告道:“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不要惹出麻烦来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姜错看着姜启生的样子,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:“你又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?”

    明明自己和姜晴都是姜启生的女儿,可姜晴从小就被当公主一样的宠上天,自己却被他厌恶至极,从来都有得到过一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姜错甚至还怀疑过自己到底是不是姜启生的亲生女儿,可能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错误的存在,所以才会给她取名姜错吧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姜错偏头瞥了霍屿森一眼,然后转身走回周肆身边。

    “肚子有些饿了,我们去找点东西吃吧。”姜错熟练的挽上周肆的手臂,带着他一起去了甜点区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的霍屿森,深褐色的双眸一直紧随着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直到彻底看不见以后,才终于收回了目光,脸色是比刚才更加的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姜错填饱肚子以后,刚走进一楼的洗手间准备补个妆,一个人影跟着从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只有力的手臂从背后伸出,一把搂住了她的腰,让她整个人跌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这熟悉的怀抱让姜错有些愣神,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,自己已经被霍屿森抱起,放在了洗手台上。

    “霍屿森,你要干什么!”姜错皱了皱眉,不满的出声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你。”霍屿森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姜错的脸色沉了下来,嘴角勾起讥讽的冷笑:“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,霍先生的自制力原来已经差到可以随处发情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霍屿森没有回话,低下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吻一如他这个人一样的霸道,根本就不给姜错拒绝的权利,直接撬开了她紧咬着牙齿,用力的咬着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即使已经咬破了她的唇,霍屿森也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血腥味在她的口腔内蔓延着,姜错只觉得自己都已经有些缺氧了,可霍屿森依旧不打算放开她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暧昧的气息逐渐上升,恰好在这个时候,有人拉动了洗手间的门把手。

    姜错的呼吸一紧,整个身子都僵住了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好在刚才霍屿森进来的时候反锁了门,所以那人拉动了两下门把手,见门反锁了以后,也没有多逗留,直接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着脚步声走远以后,姜错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霍屿森还不打算放开自己,姜错的眉头一皱,突然伸手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霍屿森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终于离开了姜错的唇,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“霍屿森,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吗?”姜错目光冰冷的看着他:“我可以告你强奸!”

    霍屿森听到姜错这话,突然嗤笑一声,抬手一把捏起了她的下巴:“姜错,昨晚是你自己爬上了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听到霍屿森提起这件事情,姜错的心里就是一阵恼火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给阴了,但暂时还没有查出那个人是谁,也懒得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反正,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霍屿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刚将手机从口袋拿出来,姜错就已经看到了上面显示着的名字——姜晴。

    霍屿森看到姜晴的名字,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然后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该去找你的未婚妻了。”没有等霍屿森再开口,姜错就抢先说道。

    冷声说完这句话以后,姜错一把推开霍屿森,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,就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霍屿森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,这才迈开步子走了出去,不过刚刚走出洗手间,就迎面碰上了姜晴。

    “屿森,你刚才是和姜错在一起吗?”姜晴走到霍屿森的面前,目光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霍屿森眉头微微蹙了起来:“想多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迈开步子越过姜晴,径直朝姜家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屿森,宴会还没有结束,你就这样走了?”姜晴一把抓住了霍屿森的手腕,有些着急的喊了一声,显然是不想就这样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就够了。”霍屿森淡淡的丢下这句话,扯开姜晴的手,径直离开了姜家。

    姜晴看着霍屿森的背影渐渐走远,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,目光里透着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姜错实在是太累了,所以和周肆打了一声招呼就上了三楼,想回房间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刚一推开门,一股浓重的灰尘就直接扑面而来,呛得她咳嗽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五年没有回到这里,她的房间竟然已经被改成了储物间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景象,姜错的胸腔里有怒火在不断的燃烧着,可越是愤怒,她的心情却越是平静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自己这次回来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,不过已经无所谓了,迟早有一天她会拿回属于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转过身,姜错直接踹开隔壁的一间客房,简单洗了澡就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,紧接着一盆水全都倒在了姜错的身上,让她彻底的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,在看到站在床边的两人以后,姜错眯了眯双眼。

    “姜错,谁允许你睡在姜家的?立刻给我滚出去!”姜启生将水盆重重砸在地上,手指着姜错,脸上满是怒气:“你早就不是姜家人,根本没有资格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呵斥,姜错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我怎么就不是姜家人了?姜家的家谱上可还有我的名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