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危情总裁:娇妻休想逃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章 为什么睡在我床上
    姜错这话一说出来,在场的人都愣住了,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周肆。
    “姜错!”他一脸震惊的看着姜错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!”
    认识这么多年,周肆这样认真叫她全名的次数屈指可数,所以姜错知道他现在是真的生气了。
    “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姜错对着他应了一句,用眼神告诉他,自己这样做并不是一时冲动。
    其实挺不甘心让她嫁给霍屿森的,可周肆实在是太了解姜错的性格。
    只要是她决定的事,谁也没办法改变。
    姜错见霍屿森沉默和不说话,一只手抵在他的胸口,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    她微微皱起眉,看着霍屿森问道:“你反悔了?”
    霍屿森当然不是反悔,他只是没想到姜错会答应得这么爽快。
    快到,他差点就要以为她也是喜欢自己的。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霍屿森回过神,抓着姜错的手腕用力收紧:“你别后悔就行。”
    姜错扬起嘴角,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:“我从来不做后悔事。”
    话虽然是这样说,但霍屿森还是怕姜错会反悔,所以立刻吩咐江放重新布置婚礼现场。
    霍屿森知道姜错和姜晴不对付,姜晴选的这些东西,姜错都不会喜欢的。
    霍家财大气粗,派了几十个人来布置现场,短短两个小时就将之前的布置全部换新。
    就连姜错身上的婚纱,都比姜晴之前穿的更华丽漂亮。
    让姜错意外的是,临时拿来的婚纱,竟然特别合身,就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。
   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姜错自嘲的笑了笑:“临时决定的婚礼,怎么可能是为你量身定制婚纱,姜错你真的想太多了。”
    发生刚才那些事以后,婚礼上的宾客已经走了很多。
    不过姜错也不在乎这些,任由霍屿森牵着自己的手,一步步走上台。
    这一次,在教父问霍屿森愿不愿意娶姜错的时候,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说了三个字。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    姜错怎么也没想到,在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以后,自己竟然还是嫁给了霍屿森。
    直到婚礼结束,跟着他回到他的住所,姜错都还有些恍惚。
    今天霍屿森做的那些,真的很容易让姜错产生误会,但她很清楚,霍屿森不会喜欢她。
    因为霍屿森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女人,不是她也不是姜晴。
    不过她也不在乎,反正现在霍屿森户口本配偶的那一栏,填的是她姜错的名字。
    霍屿森的房子是一栋三层的复式公寓,在安城最豪华的富人区,装修风格和他的人一样,不是黑白就是灰色,一副冷冰冰的样子。
    姜错站在楼梯上,一只手撑着栏杆,有些疲惫的看着霍屿森问:“我的房间在哪?”
    这两个星期,她忙着收集证据,几乎没睡过觉。
    今天又发生了这么多事,她实在是有些累了,现在只想赶紧换掉这身礼服,然后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。
    听到她的问话,霍屿森解领带的动作一顿,然后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    沉默了两秒以后,才沉声应了一句:“二楼右拐第三间。”
    姜错点点头,以为霍屿森说的是客房,也就没有多问,提着裙摆就上了楼。
    推开房门,一股浓浓的“性冷淡”风扑面而来,霍屿森的客房果然跟他的人一样冷。
    姜错在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,所以洗完澡以后就用干的浴巾把自己裹住,然后一头栽在床上睡觉。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姜错似乎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,还在自己耳边说话。
    只可惜说话的声音太小,她的脑袋又晕沉沉的,所以什么也没听见。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很沉,等姜错再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    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落在她的身上,暖洋洋的。
    昨天晚上她没有失眠没有做噩梦,一觉睡到天亮,这大概是她这五年里睡得最好的一觉了。
    只是……
    等姜错想要起床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人!
    她心里一慌,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五年前在酒吧包厢里发生的那一幕。
    手脚变得冰凉,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在这一秒停止了流动,五年前的事真的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。
    但很快她又冷静下来,这是在霍屿森的家里,能躺在自己身边的人除了霍屿森,不会再有第二个。
    姜错松了口气,终于可以仔细去看霍屿森。
    一回到安城她就被人算计,误打误撞和他发生了关系。
    当时她急着要逃离,不想让霍屿森看到她那副狼狈的模样,所以也没好好的打量他。
    时隔五年,他的长相并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一样的俊朗夺目,只是身上那股“生人勿近”的气息更浓重了。
    看到霍屿森对她的态度那么冷淡,姜错心里是难受的,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。
    她其实有些想不明白霍屿森为什么要娶自己,毕竟从她那次高烧开始,霍屿森就和她拉开了距离,并且一直都很厌恶她。
    而且,她知道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深爱着的,视若珍宝的女人。
    不过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,姜错却并不后悔昨天的决定。
    即使那是一时冲动,即使这场婚姻里霍屿森不爱她,她也认了。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
    就在姜错看着霍屿森的脸出神的时候,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。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姜错一惊,瞬间回过神。
    然后,她写满惊讶的眼睛就对上了霍屿森深邃的眼眸,似乎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,时间也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。
    “你的眼睛里,有我。”姜错看着他的眼睛,愣愣的呢喃了一句。
    而霍屿森听到这话,身子一僵,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。
    话说出口以后,姜错才反应过来。
    这句话其实是她在心里想的,不知道怎么就说出来了。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,但很快被她掩去。
    “霍先生这么帅,当然是怎么看都看不够。”姜错笑着回了一句。
    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承认,霍屿森反倒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 还没等他出声,姜错就又开口问了一句:“对了,可以解释一下,为什么你会睡在我床上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