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危情总裁:娇妻休想逃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七章 麻烦离我老公远点
    “好。”霍屿森低低的应了一声,然后一把搂住姜错纤细的腰,将她扯进自己怀里。
    还没等姜错反应过来,霍屿森就突然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。
    姜错下意识的想要反抗,结果手刚抵上他的胸口,就被他一把抓住。
    霍屿森停下动作,薄唇轻附在她耳边,声音有些沙哑的说:“姜错,这是夫妻义务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就低下头继续吻她。
    姜错也不是那种腼腆害羞的人,她爱着霍屿森,也享受和他这样的亲热。
    所以回过神以后,她没再继续反抗,甚至还变得主动起来。
    一吻结束,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。
    亲是亲完了,可姜错还在生霍屿森的气,所以瞥了他一眼以后,就先回了家。
    霍屿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无奈又宠溺的笑,然后迈开腿跟上她的脚步。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姜错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    等姜错彻底睡着以后,霍屿森才从书房回到卧室,手里还提着一个家用医药箱。
    他在床尾坐下,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,视线落在了姜错的双脚上。
    果然和他猜的一样,姜错的脚后跟已经被磨破皮了。
    “永远都是这么粗心大意。”霍屿森无奈的轻叹一声,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心疼。
    他打开药箱,开始给姜错上药,动作非常小心,生怕会弄疼她或者把她吵醒。
    姜错今天走了太久的路,加上在墓园又哭了那么久,实在是太累了。
    所以这一觉睡得很沉,完全不知道霍屿森做的这些事。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醒过来,看到自己脚后跟的药水痕迹时,姜错也只以为是佣人帮自己上的药,根本没想过会是霍屿森。
    等到姜错洗漱完,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,正好碰到从外面晨跑回来的霍屿森。
    霍屿森看到她,立刻停下脚步,刚想开口问她脚还疼不疼,结果姜错越过他就往餐厅走。
    看到姜错这个态度,霍屿森微微皱了皱眉,但最后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上楼去洗澡换衣服。
    餐厅里,姜错刚才故意晾了霍屿森一下,现在心情非常好,正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吃着早餐。
    还没吃完早餐,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,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“哒哒”的声响,格外的刺耳。
    脚步声很快停下,一个穿着黑色包臀短裙,身材凹凸有致的漂亮女人走到姜错面前站定。
    “霍太太。”陈艾主动跟姜错打了个招呼,看上去很客气,语气却十分敷衍。
    姜错并不认识她,不过却能敏锐的听出了她语气里的轻蔑。
    她们这是第一次见面,姜错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得罪了她,不过既然陈艾对她这个态度,她自然也不会对她多热切。
    姜错敷衍的朝她点点头,然后继续吃着早餐。
    陈艾看到姜错这个样子,心里很是不爽,但也没有说什么,毕竟她今天过来是找霍屿森的。
    “程管家,霍总呢?”陈艾转头看向守在一旁的程管家,语气熟络的问道,好像来过这里很多次一样。
    姜错抬头看了她一眼,目光里多了一丝审视的意味。
    “少爷在楼上还没下来。”程管家沉声应了一句,便闭上嘴不再说话。
    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,陈艾转身就准备上楼,结果正好碰见已经下来的霍屿森。
    “霍总。”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霍屿森,陈艾的眼睛一亮,然后笑着说道:“时间差不多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拿过霍屿森搭在手臂上的西服外套,准备帮他穿上。
    陈艾的动作十分自然,完全无视了在一旁的姜错,仿佛她才是正牌霍太太吗,而姜错只是一个旁观者。
    看着对方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,姜错这暴脾气自然是忍不了。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她将手里拿着的玻璃杯重重放在桌上,起身走到两人面前。
    “你身上的香水味有些刺鼻,麻烦离我老公远点。”姜错说着,直接将陈艾挤到一旁,然后仰头看向霍屿森。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在陈艾面前宣誓自己的主权,她伸出手一边替霍屿森整理领带,一边笑着问他:“老公,这位小姐是谁呀?”
    霍屿森低头看着面前一脸假笑的姜错,很清楚的看出她那双眼睛里透露的讯息。
    好像是在说,敢当着我的面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,霍屿森你死定了!
    本来就算姜错不过来阻止,霍屿森也会推开陈艾,因为他真的很厌恶除了姜错以外的其他女人靠近自己。
    不过看到姜错主动过来了,霍屿森也就没有阻止陈艾的动作。
    毕竟,他还没看过姜错吃醋的样子。
    此时听到姜错的问话,他心里笑得很开心,面上却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向她介绍:“陈艾,江放的秘书。”
    霍屿森管理着那么大的霍氏集团,身边只有江放这一个特助肯定忙不过来。
    但霍屿森的脾气古怪,不喜欢其他人靠近自己,所以江放只能给自己多配几个秘书,做一些其他工作。
    “原来是秘书啊。”姜错了然的点点头,然后放下给他整理领带的手。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,现在秘书的工作还包含了帮老板穿衣服。”姜错侧过身,一脸冷漠的看着陈艾,语气嘲讽的说道:“陈小姐可真是敬业。”
    陈艾听着姜错的这番话,就好像是被她当众扇了一巴掌一样,脸上火辣辣的。
    她用力握紧垂在身侧的双手,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愤怒。
    可当着霍屿森的面她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,只能一直压制着怒火。
    “不过我老公的衣服我会帮他穿,不需要其他女人插手。”
    冷声说完这句话以后,姜错从陈艾手里拽走霍屿森的西装外套,直接扔进垃圾桶里。
    一套动作做下来,十分流畅。
    “老公,衣服脏了,我们回房换件新的吧。”姜错说着,拉着霍屿森就上了楼。
    看着两人相携上楼的背影,陈艾微微眯起眼睛,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狠意。
    等上楼回到房间以后,姜错立刻松开拉着霍屿森的手,一脸不悦的瞪着他:“霍屿森,你是忘了我昨晚说的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