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小桃花 - 1、他叫铁牛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时姝是被闹钟吵醒的,伸出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发闷的胸口,才缓缓起身把闹钟关掉。
    坐在床上时姝发了会儿呆,这段时间,她的身体越发不好了,时常感到胸闷,有时咳嗽还会带血。
    她虽自小被养在孤岛,与社会少有接触,但她也看过电视剧,电视剧里总有这种情节,出现这些状况,意味着女主即将死去。
    时姝侧头看着窗外,她住的地方是一个孤岛,这里位于东海岸,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,阳气最盛。
    一年有四个季节,时姝生于立秋,正是季节更迭的时节。古人常认为立秋前夜阴阳对立,邪气易生,灾祸不断,所以母亲才会因生产而亡,而她一身阴气,邪崇缠身。
    那时有个大师曾说,她上辈子欠债太多,这辈子才会阴气太盛,一生只能与邪崇相伴,只有将她养在阳气最盛的地方,才不会祸及他人,时父不信,轰走了大师,直到几个月后,时父经历了背叛、破产才相信大师的话,把她送到东海岸一座孤岛的别墅里,才渐渐转运,不久时家东山再起。
    时姝在海岛上住了将近18年,再过不久,就是她18岁的生日。
    时姝仔细回想着时父说的话,那位大师似乎还说过如果有缘,会遇到贵人,可惜时父这些年一直没找到贵人,近来时父联系她时也不再谈这些,时姝也就没了妄想。
    时姝去浴室整理自己,脱掉薄薄的白色睡裙,一头长而卷的发散在身前,如泼墨一般,堪堪遮住浑圆的柔软粉色尖尖,时姝低头看着自己,明明她的胃口一向不好,身体纤瘦也正常,但胸部却有些大,孟姨还笑她有福气,时姝轻笑着摇了摇头。
    热水洒在身上,给白皙的身体平添了几分粉红,时姝脸蛋红红的,她一直有个秘密,连孟姨都不知道,这个秘密也是她13岁来初潮时才知道的。
    那晚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搂着她,一边轻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在她身上起伏,周围是一片桃花林,花瓣纷纷散落下来,有的落在旧土里,有的落在两人身上,男人这时抽出巨物,随手抓了一把花瓣塞在她的体内,低磁暗哑的声音轻柔的响在耳边,“嗯,姝姝好香。”
    一时之间全是桃花的清香,又夹着甜甜的蜜,让人沉沦。
    醒来时时姝捂着红红的脸蛋,闻着满室的花香,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
    后来她没再梦见这个男人,也没再做那样的梦,但她知道,她的体内藏着秘密,这么多年,她一直没敢去探究。
    时姝洗澡时有些不敢触碰下体,她没见过别人的是什么模样,只潜意识的觉得自己和别人似乎有些区别,她的下面没有一丝毛发,颜色是粉白的,偶尔体内会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桃花香,从下体传来,除此之外,她也不知道别的了。
    时姝拍了一下脸,如冰似雪的脸蛋一下子被拍的红红的,像染了粉,尤其一双含着水渍的桃花眼,一股媚态浑然天成。
    整理好自己,下了楼,没见到孟姨,时姝侧目去寻。
    孟姨是母亲的保姆,在母亲去世后对时姝放心不下,知道她要被送走之后求着时父让她过来照顾她,别墅里只有时姝和孟姨,这么些年,她早把孟姨当成亲身母亲看待。
    熟悉的脚步声从走廊处传来,时姝看到孟姨一脸开心的模样,也忍不住启唇笑了笑,她生的极为动人,孟姨总说她和她的母亲长得很像,但终究还是有些许不同,时姝看着总是不谙世事的样子,孟姨时常担心,她不像生母自小生活在世家懂得人情事故。
    时姝没想那么多,只轻声问她,“孟姨,怎么了?”
    也许是她常年不与人打交道,声音总是轻细而柔软,又带着天真的娇媚,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。
    幸好即便在这样的地方,时姝没有让自己堕落,孟姨走到她身边,咧着嘴笑道,“小姐,恭喜啊,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。”
    即便她与人隔绝,她也想了解外面的世界,不能去学校,她便在家里学习,今年6月份全副武装离开小岛两天去参加高考。
    成绩虽比不上那些在学校学习的学生,只能勉强上个好点的学校,但她也很高兴。
    时姝欢喜的接过孟姨的通知书,桃花眼笑成月牙状,“孟姨,我是不是能出去上学了?”
    孟姨眼里划过一丝担心,但不想这个时候让时姝难过,只轻笑着说,“姝姝别担心,时先生一定会想办法的。”
    想到时父上次打电话过来交代的话,孟姨接着道,“姝姝,东西可收拾好了,时先生过两天就来接小姐回去了。”
    时姝乖乖的点头,“嗯,都收拾好了。”
    说完时姝眼里有些黯淡,孟姨拍了拍她的肩,笑着问她,“姝姝不会是担心走了后找不到那个叫徐什么的,对,徐铁柱是吧?”
    时姝被她说的脸微红,低声反驳,“孟姨,他不叫徐铁柱,叫徐铁牛。”
    孟姨微哂,琢磨着徐铁柱总比徐铁牛好听。
    时姝似是知道她在笑什么,开口说,“孟姨,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    徐铁牛是她在两年前认识的,那时候海边有一对情侣来玩,不知怎么的那两人在岛上迷了路,便找到了这里。
    那两人年龄和她相仿,但性格比她活泼许多,许是见她一个人待在这么一个岛上有些可怜,陪了她几日,临走时女孩给她介绍了一款聊天软件,时姝便是在这款聊天软件上认识这位叫徐铁牛的网友。
    刚从时父那里拿到手机,时姝下了软件,加了时父和那两个人,她还以为能每日和女孩聊天,从她那里知道外面的世界,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是学生忙碌学业,也许是她见识太浅女孩和她说什么她都不知道的原因,两人便渐渐的聊的少了,直至不再联系。
    时姝孤单的太久,本来觉得一辈子这样就可以,但尝过陪伴的滋味,这种陪伴不是时父和孟姨所能带给她的,一下子无法抽离,不过让她随意找一个,她总有些害怕。
    于是某天,她在软件上输了自己出生日期的数字,以为这样的数字找不到人,但一个昵称为Y的网友乍然出现,时姝有些惊喜,想也没想便加了这个人。
    Y很冷淡,时姝过了叁天才得到回复,只有一个问题,“你是谁”。
    没接受也没拒绝,时姝燃起了希望。
    时姝谨慎的打字回复:“你好,我是时姝,你的qq号码是我的生日,我可以加你吗?”
    那边像是想了许久,过了一个小时才点了同意。
    时姝不知道他是处于什么心理才同意的,但是一想到他的qq号码和她的生日是一样的,就觉得这是命中注定,他们命中注定就该是朋友的。
    时姝总是会找谈话,担心他觉得自己见识浅薄,便看了很多很多书,找了许多自己觉得很有见识的话题找他聊。
    “Y,你觉得整个宇宙存在外星人吗?”
    时姝等了一天才等到回复。
    Y:“.……”
    时姝很有耐心,觉得他应该没有很讨厌她的问题,继续问他,“Y,你说外星人会想着掠夺地球资源,攻占属于我们的地球吗?”
    Y这次回复的很快,过了两个小时便回她,“不会。”
    时姝觉得他这个人虽然很冷漠,但人很不错,至少能忍受她见识浅薄这件事,时姝感激的回他,“谢谢你,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Y也很不客气,理所当然的回了个“嗯”。
    时姝自觉两人已经建立巩固而牢靠的关系,便时不时的找Y聊天,Y很忙,回她的消息短则一两天,最长的时间是半年。
    之后两人断断续续的聊了一些,再联系时已经是一年后,时姝即将高考的时间。
    那天Y找她借钱,说他出了事在医院里,还给她发了病历本,时姝急的不得了,转了1000块给他,时姝也才从这次聊天里知道他的名字,徐铁牛。
    这次聊天之后,徐铁牛再次消失,时姝早已习以为常。
    时姝动了这么一大笔资金,孟姨是事后才知道,担心时姝被骗,警惕的对时姝说,“姝姝,万一是骗子呢?”
    时姝总会肯定的对孟姨说,“好了,孟姨,他是我的朋友,不会骗我的。”
    孟姨还想再劝,“姝姝啊,哪有人会叫徐铁牛,这名字,也,也太……”
    时姝不想听到身边的人说她最要好的朋友,只好握着孟姨的人让她别担心,“孟姨,铁牛这名字,挺好听的,你不觉得很勤奋吗?”
    很久以后,时姝才知道自己被骗的事,睁大了眼不敢相信,只好哭唧唧的找江渊,江渊按着人哄了又哄,亲了又亲才把人哄好。
    时父是第二天乘着私人飞机来的,四十多岁的模样,身材不高,但给人的感觉很是可靠,时姝满眼惊喜,“爸。”
    “姝姝。”时父一早就收到了时姝得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的消息,虽然不是很有名气,但在A市,也算方便,而且时姝还没去学校上过学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时父颇有些自豪,唇角微微上翘。
    “我们姝姝真厉害,等回去了,爸爸给你办个盛大开学宴,还有生日宴。”
    时姝不太想要这些,她连自己能活多少时日都不知道,现在只要能和家人团聚在一起就已经好很好了。
    时父高兴完后仔细打量着女儿,时姝从小被养在孤岛,整个人显得纯真稚嫩,不像时皎,早在14岁就已经学会打扮,而时姝不擦粉黛,就已经娇艳的不可方物,可惜。
    时父无声的叹了叹,“我们姝姝长大了,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。”
    作者的话:
    江渊:“听说我叫徐铁牛?”
    时姝:“谁说的,不认识。”
    江渊冷着脸,“还有人说铁牛名字好听。”
    时姝:“谁说好听的,不好听,说好听的都不知道江渊,江渊的名字最好听,最霸气。”
    江渊摸了摸时姝的头,温柔道,“真乖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