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小桃花 - 40、被他抱着操(h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光影散乱,地面的倒影分开后又重迭在一起。
    江渊挺着健硕的腰耸动了几下,猛的把她抱起来,时姝“呜咽”了一声,无意识的把腿夹紧在他腰间,却让他更加深入,似巨铁般凿开幽径,让人心头一颤,身体本能分泌出春液,喷洒在热铁上。
    “啵”的一下他抽了出来,“啧”了声,他差点又被她夹射了,虽然很爽,爽到天灵盖,但射的太快有损男人尊严,江渊把她抱起来,分开她的腿挤了进去,一插到底。
    腰间堆聚着她的睡衣裙子,春水早已打湿了一块,黏糊糊的遮住两人相连的地方。
    “嗯,好胀。”
    时姝哆嗦着身体,总觉得小腹要被他顶穿了,“阿渊,轻点。”
    她被他抱着,整个人被困在他的怀里,脸色绯红,尽是媚态,诱人极了,像个蛊人的妖精,一只手抵在她的背上,使劲的往下压,婴儿手臂般大小的肉棒碾着她的敏感点直接顶进了小子宫里,汹涌的喷出水来。
    时姝受不住的尖叫了一声,高潮让她整个人意识变得朦朦胧胧,他偏还俯在她的耳边,低沉的问她,“舒不舒服?”
    想着之前从没进过她的子宫处,他顶的很缓慢。
    她还沉浸在刚才的高潮里,伸长了脖子,含着泪小声的呻吟。
    他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,听不到回答,他索性抵在她的子宫口,威胁似的重复问了一遍,“乖宝,舒不舒服?”
    她的小子宫像个小喷泉似的,潺潺的流着水。
    她被他操的身体发痒,但这会儿却停了下来,时姝总觉得有千万只蚂蚁咬着自己,身体忍不住小幅度的扭着,江渊被她这么一扭直接想操死她,但那个回答听不到又觉得差了点什么,他只得抵着肉壁顶蹭。
    “姝宝,回答我。”
    时姝哼唧了几声,然后紧紧的抱住他,声线娇娇的,“舒服的呀“,顺便提醒他,“阿渊,裙子。”
    裙子是丝质的,有些黏在她的阴户处,不太舒服。
    江渊笑了声,然后用力撕掉,“哗啦”一声,布料散在地上,露出她纤细的腰,下方阴阜鼓鼓的,小肚子明显的突起,她也不知道该看哪儿,只抱着他,脑袋搁在他的肩上,轻轻的蹭,又像是在祈求他快点操她。
    江渊按了她的小肚子一下,时姝不适的发出娇喘声,就是这样,纯洁又娇媚,总能激起他心底最深处的欲望。
    “乖宝,我会让你更舒服。”
    说完低头咬住她的奶尖,用舌头裹住,随后抱着人走动起来,挺着跨飞快的抽动起来。
    “啪啪”的击打声响彻在整个房子里,让人听了羞涩不已,不时有不少汁液溅落在两人腿上,还有些滴落在地板上,小小的一滩,带着桃花味的,淫糜极了。
    “好爽,喜欢我这样吗?”
    她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,注意力全部在被他咬着的胸部,还有下面被他撞着的地方,他每次进入时都会故意的剐蹭着敏感点,用力的研磨,然后粗鲁的顶着子宫口。
    他又热又硬,总觉得自己的那个地方要被他弄化了,春水流个不停,连自己都不好意思看,时姝只好咬了一口他的肩。
    她咬人的力度不小,但那股子疼意更加给人刺激,尤其是她还会心疼的用小舌头舔着她咬的地方,江渊用力往前一挺,暗哑的说,“乖宝,你下面咬的好紧。”
    “嗯?”
    她似乎没听懂他的暗示,江渊深深的喘了下,然后狂猛的操干起来,边走边顶弄,双手托着她的臀部,小幅度的把她抛上抛下。
    “嗯啊,太深了,阿渊,我不行了。”
    这个角度还有力度,让两个人相连的身体发出响亮的拍打声,时姝早已受不住了,翻着白眼,而他浑身的力气像是用不完似的,抱着她在客厅来回走着,一路上,都是两人的淫水。
    龟头戳着小子宫口,温热的唇嘬着嫩乳,时姝只觉得快感太过剧烈了,只能张开小嘴放声尖叫。
    等吮够了胸乳,江渊又寻着她的唇深吻,舔抵着她唇里的每一寸,下身仍然狂猛的操干着。
    她的双腿软了下来,江渊把人放下来,让她转了个身,握着她的腰让她翘起丰满的臀部,从后面插了进去。
    两人之前从没试过后入的姿势,第一次尝试,就让她泄了身。
    他从后面拥着她,一边吻着她的背一边狂风骤雨的操着蜜穴,低下头,一眼就能看到她的臀部弹起来的波浪,江渊看的眼热,忍不住抓着她的两瓣臀,揉捏成各种形状。
    “啊,阿渊,饶了我。”
    她脖子后仰,压根受不了他这样的密集又大力的撞击,阴道和子宫也似乎好像完全不受控制,只能感受到他的肉棒在体内的跳动。
    而江渊不断地粗喘着,他被她这样紧裹住,肉壁死死的拉拽着他,如同最宝贵的地方被她威胁着一样,逼迫着他让他尽快交出弹药。
    江渊不是那种会受威胁的人,他面对这样的情况,只会更加兴奋,所以他完全失了理智,上上下下的把她贯穿,每次进入,他都对准目标,嘴对嘴,胸口着她的背,龟头对着她的子宫,直接撞击。
    “呃,嗯啊……”
    抽动了数百下,最后的那个时刻来临时,江渊撞进了她的子宫里,龟头被子宫内的真空吸住,他感觉到他自己的身体似乎彻底进了她的体内,她叫的惨烈,但他却得到了一种失重的快感。
    抽出软掉的阴茎,连同体内两人混合的液体也一并被带出了不少,乳白色的液体从穴口流出,给人视觉上最大的冲击,江渊有些口干舌燥,在看到她惨兮兮的小穴时,兴奋的心思下去了不少。
    本应该包裹着小穴的两瓣阴唇红肿的外翻着,阴蒂上的那颗原本红艳艳的小红痣也有些萎靡不振,视线往上,是她的臀部,全是红色的指痕,江渊抿着唇,把半躺在餐桌上的人抱起来,擦干她脸上的泪,低声说了句,“姝宝……”
    她完全没力气,只能任他抱着,不甘的吸吸鼻子,“呜呜,你坏。”
    她连骂人都不会,指责人的时候也只会说“你坏”两个字。
    江渊听着软糯糯的指责,心疼的情绪变得有些微妙,意味不明的接受她的指责,“嗯,我坏。”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    江渊:“.……”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    “好了,不哭了,嗯?”
    “呜呜,我明明说了我受不了,你还在我后面那样一直弄。”
    “你超级兴奋的,还那么用力……”说着她还揉了揉她的腰。
    两人现在才刚结束,身上都是黏糊糊的,江渊只能先暂时忍受身体的不适,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肩,他没法反驳她的话,他确实挺兴奋的。
    她又接着道,“你,你还骂我……”
    这个指责他可不同意,“我哪里骂你了?”
    “你说我勾引你。”她趴在他的胸口上,小声的道。
    江渊无声的笑了,挑着她的下巴,对着她的眼睛说,“乖乖,你说你就穿了条睡衣出来,你是不是在勾引我?”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时姝半点没退缩,嘟着唇道,“我太着急了啊,又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还穿了件外套。”
    说完她用脸颊蹭着他的胸口,他的身体有好多伤疤,大多是浅色的,看来都是些陈年伤口,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独自一人怎么弄的,时姝看着这些伤疤指责的心情散了不少。
    沉默了几秒,她吻了一下他的伤疤处,然后轻轻的说,“我就是很想见你,想快点见到你呀。”
    江渊呼吸重了几分,再次挑着她的下巴,沉沉的道,“乖宝,别再勾我了。”
    他的眼神暗且深,“你受不住。”
    她那里还疼着,嘴巴嘀咕了几句,江渊没听清,待想要问时,她已经开口说,“国庆没两天就要过完了,你又要走了。”
    他申请退役的事只有时父知道,江渊目前没有告诉她的打算,一来担心申请的事情被拖延,让她失望,二来,即便申请成功了,这下半年估计也没办法回来,倒不如到时候给她个惊喜。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两天假期,有没有想去哪里?”
    说起这个她来了精神,原本她还列了个计划的,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“有啊,有好多想去的。”
    “不过,我现在想去洗澡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