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小桃花 - 43、夜黑风高小树林(h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小竹林被风吹的哗哗响,时姝无意间踩到一粒小石子,差点摔了,还好江渊拉住她,一把搂住她的腰往前走了几步,她的背抵在树干上,江渊单手撑在树上,笼罩着她。
    时姝眉心嘁住,仰头眼睛眨着,“做什么?”
    他薄唇微张,笑意很深,“你刚才说这里是哪里?”
    “校园情侣的约会胜地啊。”
    “看到过什么?”
    时姝不经意回想起不小心看到过的场景,脸热了热,嘟囔着说,“你明知故问。”
    “想不想试试?”
    时姝睁大了眼,这里是学校,不敢相信的望向他,可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,他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    温热的唇舌彼此相接,用力的缠着她,口中的唾液也不放过,两人吻的滋滋响,在她快要喘不过气来时,江渊终于放开她,炙热的大掌转移阵地,顺着她的衣摆摩挲着上去。
    树叶的声音依然在想,可不知什么时候,夹杂着女人的呻吟声,尖尖细细的,似哭似叫,时姝意识到后,手握着他的胳膊提醒他,“阿渊,好像有人。”
    暗夜中,她的眼睛亮亮的,尤其还含着水,动情的脸颊晕红一片,喉结滚了滚,俯在她耳边说,“嗯,你小声点。”
    手指把胸罩推了上去,她的上半身就这样露在空中,微凉的风一吹,瞬间就起鸡皮胳膊,但他炙热的身体很快就贴了上来,挡住了风。
    一只手握着她的腰,一只手包裹着她的乳,带着欲望的嗓音喘了下,“放心,我不会让别人看见你。”
    “相信我,嗯?”
    时姝哪里是在担心这个,她羞的都快要哭了,“呜呜,你怎么这样啊。”
    手揉着乳肉,掌心感受着乳尖慢慢的立起,变成硬硬的一粒,食指轻弹了一下,她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,原本想往后的退的身体被他一搂,反而更加贴近她。
    她穿的是及膝的裙子,薄薄的一条,很轻易就感受到了他身下的火热,好大的一团,热热的,包裹在西裤里。
    江渊带着挑逗的心思啄着她的唇,“嗯?哪样?”
    他知道她感觉来了,还故意逗她,时姝含着泪咬了一口他的下巴,“你再这样弄我就哭给你看。”
    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小乳头,江渊吸了口气,沉沉的道,“水这么多,别哭了,留着点儿给下面。”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外面,她的下面闭合的紧紧,放在腰上的手往下移动着,抓着她挺翘的臀揉了揉,撩开裙子,白色的小内裤贴在肉唇上,江渊吞了吞口水。
    每到此时,他欲望一上来,他的面容总会下意识的绷紧,连力气都大了几分,掐着她的下巴让她仰着头对着他,江渊吻着她的唇问,“姝宝,想过我在这里操你吗?”
    一边问,一边用下身顶着她。
    隔着裤子,感受着她那里的软嫩,每次一往上顶,她的肉唇就会塌陷一块,而她也会发出像小猫似的呻吟声。
    时姝抓着他的胳膊承受着他的撞击,吸着鼻子,软糯糯的回答,“你不要说,好害羞。”
    说完下身还流出一小股水,染湿了他的西裤。
    江渊笑了笑,月光下,他的一半脸颊被影在黑暗里,衬得他的棱角越发凌厉,笔挺的鼻尖下薄唇微微扯着,时姝看着这样的他,格外的心动。
    他扯唇笑着,放开她后解开皮带,“嗒”的一声,接着解开西裤链子,时姝看着他做着这些动作,明明是很色情的,可偏偏他做的很有魅力,身体最深处蠢蠢欲动着,双腿不由自主的紧紧并住。
    他还刻意用很低沉的嗓子说,“想听。”
    时姝内心嗷呜了一声,他这样她怎么可能招架的住嘛。
    在宋圆知道她有男朋友后,不止一次的问过她关于这方面的事,可她那时候哪里有经验啊,宋圆知道后偷偷的带着她来小树林,看了好几次,男女粗喘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她脑海里想着江渊,还想着他吻她的样子。
    时姝捂住红红的脸,江渊早已把内裤半褪,粗壮的肉棒隔着薄薄的布料与她相贴,上下蹭动着。
    腿心瘙痒一片,时姝发出好几声呻吟,磕磕绊绊的说,“想,想过的。”
    巨大的满足感涌上心头,江渊的心房随着她的话语软了一块,但那处却是越来越硬,发着疼。
    手扯着布料往一旁一拽,手指终于摸上那一片滑嫩,这里的娇花这几天被他使用过,微微肿着,可散发出来的桃花香味,却让人无法怜惜它,反而更想一遍一遍的百般玩弄。
    于是他用手玩弄着,还边问,“怎么想的,告诉我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随着他捏着那小小的肉粒,她发出一声娇喘。
    “是这样想的吗?”
    说完,他倾身向前,粗壮的肉棒抵着软肉,她立即发出惊呼声,江渊适时的捂住她的嘴,“乖,小声点。”
    一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,她身体更加敏感。
    “阿渊,进来。”
    肉棒的顶端跳动了几下,江渊“嘶”了一声,强有力的分开她的腿,在淫液滴落在龟头的一瞬,他强势的插了进去,翕动的肉唇被他强迫打开,而他正感受着软肉的压迫。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我很想操坏你。”
    他不再掩饰对她的欲望,她本就是他的,在她身上,他只想释放。
    穴肉里的褶皱被他强势的抚平,而他还不满足只停留在这里,反而越来越往深处,时姝受不住的发出喘叫,回应他的话,“那你轻点,就不会坏了。”
    囊袋拍打着肉唇,啪啪的响,江渊奋力往深处挺入,边回味着她的话,娇憨的话语,纯极了的模样,还有如此娇媚的身体,如此诸多不同的特质糅合成了他最爱的样子,勾得他欲望达到顶峰。
    另一头不知名的小情侣动作也越来越大,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他们的存在,故意似的发出声音。
    “刺激吗?给老子吸紧点,要是喷了,就让你当着别人的面被操。”
    “嗯嗯,不要……”
    男人啪的一声打了一下女人,“不要?不要还给老子夹这么紧。”
    一阵操穴的声音再次响起,响彻在整个小树林。
    时姝吓得身体一紧,“唔,阿渊,不要了。”
    往前深入的龟头被肉褶挤压着无法继续,摸着她的小肉粒让她放松,“放心,我在。”
    他这句话半点没安慰到她,时姝觉得,他在反而更不安全,身体无意识的缩着,连带着小穴都对他紧紧夹住,半抱怨的说,“你怎么还不射?”
    江渊眼神一暗,拧了一把她的小肉粒。
    “啊。”她发出一声尖叫。
    江渊抽出肉棒,把人转了过去,她双手抵在树上,小小的臀翘起,当再次顶弄进穴里时,双手抓住她摇晃的胸乳,狠狠的道,“小穴这么会夹,嗯?”
    牙齿咬着她的小耳垂,下身用着最凶的力道操干,肉棒毫无阻碍的贯穿阴道,硕大的龟头顶弄着小子宫,前几次都没完全进入那个小口,这次他非得进去不可。
    时姝只觉得身体有种无法言说的难耐,一丝丝的疼意蔓延到全身的神经,可很快又有一种说不清的爽意从天灵盖降落下来,只能一边哭着,又一边喘着承受。
    莫名的,似乎进入了一场比赛中,双方正火热的进行着,女人自然是无法感受到这种氛围,可男人的心思在这方面尤其敏感,而女人情动的叫唤,则是对他们的鼓励。
    江渊感受着她最深处的小口死死的咬住他,还特地流出不少的液体,如同小温泉似的把他包裹住,他咬着唇,用力的拍打,两人相连的地方形成了一小圈的白沫。
    “嗯啊,好深。”
    时姝感觉到他进入了一个以往都没进去的地方,好深,可又很舒服,他一次次的顶弄,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要被他打开,还来不及想,在他用力的操干下,龟头终于突破了最后一道阀门,进入了小子宫内。
    内里的小软肉似嘉奖一般,又嘬又咬,软嫩的肉褶紧紧缠着柱身亲吻,江渊舒爽的发出嘶吼声,费劲的抽出,然后又快速的深入。
    快感如炸开的烟花,猛的向她袭来,再也承受不住,她只能哭叫着嗯嗯啊啊。
    身体已经完全无法由她自己做主,臀部自发的迎合着他,时姝小声的祈求,“嗯,慢点,阿渊,慢点。”
    另一头早已停了,男人吹了声口哨,听到女人的声音,娇媚的让人心底发痒,她刚才那一叫,估计大概是爽到了极点,心痒难耐了几分,可看着躺在草地上的女人,钟铭完全没了心思。
    他想到今天下午遇到的女孩,又纯又欲,肤白貌美,像只妖精,要是能操到,啧啧。
    他完全想不到的是,他脑子里意淫的人正好在树林的另一头。
    时姝高潮过后,身体软成一团,江渊还在顶着那小小的泉眼,死死的不射。
    肏了数十下,阴道又一阵紧缩,春水肆意的冲刷着他,高潮中的她软肉湿暖,让人舒爽到脊椎骨,他死守精关,延长着持久度。
    肏了数百下后,他看着红嘟嘟的肉唇肿的高高的,眼睛赤红了,快速的抽动了几下,终于抽出肉棒射出了精液。
    另一头的钟鸣对这男人的持久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他原本还想着如果他早早的射,他就上去提个交易,没想到能坚持到这么久,看来是没法加入了,钟鸣自觉兴趣淡了点后便离开了。
    江渊单手搂抱住时姝,这一次他是爽到了,可她却完全累到了,脸上堆了好多泪水,湿成一团,擦干了她脸上的泪,江渊很无奈,“怎么每次都哭?”
    “不舒服?”
    时姝趴在他胸口上,软乎乎的蹭着,一点都不想动,身下还湿黏黏的,有点儿难受,但听了他的话,时姝脸红了红,幅度很小的摇着头,“舒服的。”
    江渊一愣,好几秒才反应过来,所以她是舒服的哭了?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揉着她的发顶道,“你真是……”
    时姝收紧了环在他腰间的手,半羞涩,半无赖,“不许说,不许说。”
    江渊被她这样无赖的动作弄笑了,视线移到她的脸颊,看着小姑娘红透了的脸,心情大好,“好,我不说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