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小桃花 - 49、底线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诡异的场景,神秘的男人,时姝这才知道她来这里的决定有多冲动,可看着曾轻轻那副模样,她心情有些复杂,手背已经被她掐红,她低低的喊了一声,“曾轻轻?”
    她声音有点儿抖,尾音颤颤的。
    曾轻轻浑身赤裸,动作扭曲,双眼迷离,如同一个玩具般任人玩弄,她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,却只能假装镇定,“你们想要什么?我可以给你们钱。”
    “希望你们放过我同学。”
    秦爷像是听到笑话一样,嗤笑了声,“钱?叁千万,你有吗?小姑娘。
    曾轻轻以五百万的价格把自己卖给了他,年轻女孩的身体鲜嫩多汁,经得起玩,对于这种年轻女孩五百万也算绰绰有余,但女孩子太年轻,也是缺点,喂不熟,她以往用他的名声去玩赌球,本不想计较,但竟然想背叛他,那就别怪他连本带利,一起算账了。
    不过今晚倒是没骗他,曾轻轻对他说认识一个女孩,保证见了人一定不会失望,一打开门人走进来,他确实是被惊艳到了,他看着时姝,就是有点可惜了。
    谁叫她今天碰上了陆厌。
    陆厌,对于A市的上流人物来说一直是个传说。
    几年前从海外回来,只短短的用了6年时间,陆氏企业就成了A市的龙头企业,而且黑白两道通吃,这栋名为“乐园”的楼背后的掌舵人便是陆厌。
    虽然陆厌在A市数一数二,但其实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,听闻他身体有疾,少有花边新闻,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女孩来的正巧,倒是免了他一番心思。
    如果是在以前,时姝对钱这方面没有什么概念,但在A市已经生活了几个月,她已经明白,叁千万是个不小的数字,她有些瞠目结舌,曾轻轻竟然欠了这么多账。
    “想替她还是吧,就拿你来还吧。”
    话落,站在一旁身穿黑衣的男人朝她走来,时姝喊道,“慢着。”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没有替她还的意思。”
    躺在地上的曾轻轻扭头看了她一眼,平时打扮精致人现在泥泞不堪。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?”
    时姝看出来了,让曾轻轻叫她过来的正是这位拄着拐杖的人,“你叫我过来,不是为了还账的吧。”
    秦爷有点儿出乎意料,他还以为和曾轻轻结交在一起的也是一样脑袋愚蠢的人,不禁发出一声嘲笑,“你以为呢,小姑娘。”
    秦爷眼神朝着离时姝距离很近的两个男人看了一眼,收到指令,那两人往前走了几步,强有力的抓着她的胳膊,时姝被吓的惊叫,“放开我。”
    她被押往到前方,正对着秦爷,膝盖被人踢了一脚,肩颈被人用力的往下拽,时姝一个不稳跪倒在地上,她一抬头就看到秦爷那张充满皱纹的脸,忍住恶心,对着他大叫,“放开我,我不欠你钱,我什么也不欠你。”
    她不懂,她只是来接同学,她不欠他任何东西,他们这么做,凭什么。
    凑近了看,秦爷对着她那一张脸有些失神,眼睛很大,眼尾嫣红,形似桃花,水汪汪一片,天生的美人,似仙似妖,勾人魂魄,连在一旁的曾轻轻都被她比了下去。
    就凭她那张脸,他就有理由占有她。
    曾轻轻要不是因为那张脸,他早把人甩了,但现在这么一对比,竟然让人心生难耐,暗暗的啧了声,秦爷看向陆厌,“陆总,可满意?”
    隐在黑暗里的男人距离她并不近,她闻声后转头看过去,只能看见那人下半张脸,棱角的下颌被勾勒的恰到好处,一身裁剪精良的黑色西装给人不小的压迫感,鞋尖点了点地面,他倾身望向她。
    难怪看不到他整张脸,原来他戴着一副墨镜。
    镜片后的双眸与身前的女孩子对视,潋滟眼波,引人入魔。
    有意思。
    时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隐约察觉他好像在看自己,寒意蔓延全身,她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他伸出食指对着她,淡然的说,“她,我要了。”
    秦爷脸上的皱纹抖动了一下,站在时姝身旁的两个男人很快就弯下身,时姝意识到他们准备做些什么,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,双手放在前胸,大叫着,“不要,放开我。”
    薄薄的外套被人扯落,黑衣人见她挣扎,想也不想的扇打她的脸,被扎成马尾的头发松散开来,时姝下意识的捂住脸,发出低低浅浅的呜呜声。
    曾轻轻看着这样的时姝,嘴角轻轻一扯,真好,就算她再有钱,落在秦爷手里,还不是和她一样下场,只是低贱的狗而已。
    黑衣人正扯着她的衣服,这时门被人用力的撞了几下,发出一阵“嘭嘭”声。江翟推开余满,拿出从服务员那里抢来的钥匙,两叁下就开了门。
    门外的莹白色灯光一下子把包间里的场景照的通明,江翟一眼就看见被人欺压着的时姝,外套被人撕扯在地,里面的薄T恤乱糟糟的,露着白皙的肩,一只碍眼的手还好死不死的抓在上面。
    江翟胸腔起伏了几下,一双眼阴鸷的盯着她。
    他是喜欢她那张脸,但知道她和江渊的关系后,动了的心思散了不少。
    从小到大,江渊让了不少好东西给他,一个女人而已,漂亮的女孩很多,何必为了她和江渊搞得难看。
    时姝看到那张和江渊相似的脸,以为看见了江渊,但光聚拢在他身上,视线慢慢的恢复焦距后才看清了人,心里失落,脸色难堪。
    江翟自然也看见了那位秦爷,剩下的另一位,他倒是不曾听说过,但和秦爷混在一起的人,大抵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在江家那样的家族长大,在余满还在满脸震惊的时候,就已经恢复了神色,“没想到在这儿看到秦爷”,他视线落在地上赤裸的女人身上,淡声评价道,“真是好兴致。”
    秦爷不愧是经历过风浪的人,此刻竟然面色平静,只是紧皱的眉让人也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奏,他讥讽一笑,“江家小少爷,在我这儿大闹一场,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    余满看着这里围着一圈人,个个都是大块头,腿都抖了,再一看江翟那云淡风轻的模样,不愧是江家的人,江翟斜眼看向他,余满点了点头,朝时姝走过去,把人扶了起来。
    秦爷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敲了敲地面,冷声问,“江少想从我这里带走人,不打算解释解释?”
    他以为就算这小姑娘和江家小少爷认识,最多不过是玩玩的小女友,江翟只是个嫩头青,他早就听闻他的作风,不足为惧,倒是他那个哥哥,在军队混的不错,不过最重要的不是这个,而是他那个哥哥的人脉不能小瞧。
    余满带着时姝走过来,江翟往前一迈,把她挡在后面,轻哂,“秦爷,虽然不知道我这嫂子哪里得罪了你,但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,时家的人恐怕您也得罪不起。”
    “时家,时鹏?”
    “你说她是时鹏的女儿?”
    秦爷满脸不可置信,时鹏的企业在A市谁人不知,但他从未听闻时鹏有这么个女儿,秦爷摇了摇头,早年听说时鹏把一个孩子送到了其他地方,竟然会是眼前这位,他心里掀起骇浪,面上不显,略微沉吟,却又发现了一些隐秘。
    前不久时家和江家传出联姻的消息,不出意外的话,大概就是这位和江家小少爷,但这会儿江家小少爷叫她嫂子,眼睛半眯着道,“原来是时鹏的女儿,今晚多有得罪。”
    话说的轻飘飘的,好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,时姝瞪着他,想说些什么,被江翟挡住,“误会一场,既然打扰了秦爷的兴致,我罚酒一杯,就当赔罪了。”
    他处事圆滑老道,不仅让秦爷惊叹,也让时姝被震惊道,她还以为他就是个风流浪荡的公子哥,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面。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江翟带着时姝和余满离开。
    走出包间,他脚步有些不稳,还好余满扶住他,在楼下喝了不少酒,现在又喝了满满一杯,身体有些吃不消,微醺的眼看着时姝,她衣服有些破烂,穿着余满的那件熟悉的蓝色外套,没想到那么丑的衣服被她穿在身上还挺好看。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,他撇开脸,“这事儿我哥那儿我会给他交代,你……”
    “谢谢你啊。”
    她以为他什么都不懂,其实她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,时姝感激的道谢。
    江渊告诉过她和江翟的事,那是只觉得命运对他不公,可刚才看到江翟那一面,她后知的察觉到,也许这才是江渊护了二十多年的弟弟的真正模样。
    她重新审视他,他之前对她有些不礼貌,但经过刚才的事,两人的小恩怨已经一笔勾销,甚至,她欠他的还比较多些,她擦了擦脸,给他道歉,“对不起啊,之前误会了你。”
    江翟想说,你没误会,但事已至此,还能再说什么。
    想着摆摆手,拿出无所谓的样子,身体往后一转,人就不见了。
    她再次往713走去,江翟看着她走到那个房间,瞳孔微缩,她这是在做什么,怒着一张脸想彻底不管了,但想到她那张脸上的巴掌印,猛地拍了一下墙,对着余满道,“傻站那儿干什么,还不快去。”
    今晚这一遭,他脑袋晕晕乎乎的,江哥变样了,他都快有些不认识了,还好那一声及时喊出,他脑子回笼,跟着时姝走进去。
    时姝看着那道门仍然忍不住泛恶心,门一打开,暗色的场景依然让人止不住的恐惧。
    抬头看,时姝“咦”了一声,包间里好像没人了。
    只有曾轻轻还瘫倒在地上,她走过去,听到微弱的呼吸声,忽然看见那隐在黑暗里的人。
    是他,他竟然还没走。
    时姝被吓着退步,这个人和那老头也是一伙的,她忍不住嘀咕,“你怎么没走?”
    精致的下颌线紧绷着,她看不清黑色镜片下的双眸,随后听见他问,“不走了吗?”
    “我,我还想带她一起走。”
    时姝不知道秦爷什么时候回来,她环视着这个包间,她和江翟走的时候没发现其他人,秦爷是从哪里离开的,虽然有些疑惑,但她也知道有些东西是她不应该知道的。
    趁着他们还没来,时姝捡起地上的衣服,披在曾轻轻身上。
    陆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动作,不带感情的问,“她陷害你,你还想带她走?”
    语气里带着嘲讽,时姝不想理他,他和那什么秦爷混在一块儿,也不是什么好人,默然给曾轻轻套上衣服,费力把她抚起来。
    余满本来想上来帮忙的,但曾轻轻浑身赤裸,他也没法上去,看她套了衣服,才让时姝把曾轻轻交给他。
    曾轻轻眼瞳涣散,依稀看到时姝的身影,她不是已经走了吗,还回来做什么。
    走了两步,后面的人出声冷声命令,“说话。”
    时姝被这一声吓到,缓过来后她刚才愤怒的心情提到嗓子眼,转身吼道,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    说完就和余满一块儿扶着人走了出去。
    陆厌微顿,人已经走了好一会儿,他摘下墨镜,一双凤眼如墨似海,深不见底,眼瞳带红,似地狱中的焰火。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传来,那人穿着黑色西装,他冷然着问,“办好了?”
    “先生,已经好了。”
    不为人知的密室里,一滩鲜红色的血浓稠黏密。
    陆厌摇晃着酒杯,饮了一口,红色的液体入喉,他皱了皱眉,到底是次品,勉强入口。
    时姝几人站在“乐园”门口,余满站在一旁,欲言又止,站在最旁边的时姝看不下去了,问道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    忍了许久,余满憋不住了,“唉,不是我说,她这么害你,你到底为什么要带她出来?”
    要是他,铁定早走人了。
    时姝抿着唇,看着地面,小白鞋被人踩了几下,早就已经脏了,她低着声线说,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有些不忍心。”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    余满还想说些什么,被江翟斜了一眼,只好在心底嘀咕,圣母心,要不得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江家的司机开着车过来,江翟坐在副驾驶位置,其他几人坐在后座,不知是不是被冷风吹清醒了,曾轻轻睁开眼,“时姝?”
    她看向面前被放大的那一张脸,嗯,还是那么好看,也还是那么让人讨厌。
    几秒的安静之后,“啪”的一声响起。
    声音很响,连一向见惯了豪宅秘事的司机都忍不住抖了一抖,江翟挑了挑眉,从后视镜看向她。
    “曾轻轻,你对我不起,这一巴掌就算是抵消了。”
    “还有,你欠我的,以后也一定要还。”
    她声音轻轻的,却也有着自己的底线。
    余满张开的嘴好半天才合上,前一秒还在吐槽这人圣母心,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,嗯,真打脸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